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古代架空】笙箫绝(完结)(2010年11月---12月原创大赛第3名)
qiqi格格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45768
精华: 0
发帖: 1064
橘果: 13067 颗
威望: 3224 点
光辉成就: 6 分
群组: 我手写我心
在线时间: 3093(时)
注册时间: 2009-08-02
最后登录: 2018-08-03
10  发表于: 2010-11-03  
仍是循着千年间的情节,那公子递上了重金,如愿见得了那窗中女子,城北红袖并不是清倌,若是那些顺眼的客人递上的银钱合适,便也是肯的。支起湘妃竹帘,焚起一篆轻烟,席上那公子缓缓拨动琴弦,宫商羽徵微调,依稀便是一曲《西厢记》。
“莫不是梵王宫,夜撞钟?莫不是疏作潇潇曲槛中?
莫不是牙尺剪刀声相送?莫不是漏声长滴响壶铜?潜身再听在墙角东,原来是近西厢理连结丝桐。”
樱唇微启,那香艳绮丽的唱词便从淡烟阁中响起,一路飘飘渺渺,随着初春早夭的花瓣一同落入清寒的江水中,那丫鬟常常于那楼下的江水里濯洗姑娘们的衣物,时间久了连那水中仿佛带着几丝脂粉的甜腻香气。楼下停歇的船家远远听到那绵软的调子,只连声称道好听,至于那词里唱了什么,是全然不在意。
一阕唱毕,那公子递上了一卷画轴,其上大片墨色荷叶如同云烟般渲染开去,浓绿翡翠颜色拥着淡色芰荷,正是一株并蒂莲。
红袖看着那画轴微微一笑,自懂得那公子原本取得出淤泥而不染之意,千年来的戏本里不都是这样演的么?她心想,接下来的情节该是什么呢,青楼女子为那锦绣纨绔所动,直直交付了一颗心去,谁知那公子上有高堂下有贤妻,于是最后由爱生怨,少不得演出几番生死纠葛,想着想着,那唇角的笑意愈发明显起来。
公子有些羞赧的低了头去,“学生,学生自知才疏学浅,这画姑娘若是不喜,就随意丢了吧。”
红袖略有惊诧的抬起头来看他,那公子锦衣华服,却有着一张斯文俊秀的面容,像是圣人前最矜持的学生,看上去,并不似风月客。于是心中微微一动,素手划过半幅画卷,小心卷起,“怎么会?”
于是那公子也展颜一笑,眸间似有一泓清泉,如沐春风,光风霁月。
红袖的心中似乎有什么被悄然融化,手中握着的画幅也似乎带着温润,她是看得分明的,画中荷叶墨色边缘,以蝇头小楷书了落款,
王昇 上。
原来他的名字,叫做王昇。

王昇家住金陵,江南佳丽地,自是识过了人间姝色,也曾有友人邀约秦淮河畔,立白马又斜桥,抬头便是满楼红袖招,珠帘后风月千重,声色误浮名一晌,却偏偏于西京北地,遇上了这一袭红袖,于是便是沉溺。
弱水三千,只孤身沉溺。
“憔悴潘郎鬓有丝;杜韦娘不似旧时,带围宽清减了瘦腰肢。一个睡昏昏不待观经史,一个意悬悬懒去拈针线; 一个丝桐上调弄出离恨谱,一个花笺上删抹成断肠诗;一个笔下写幽情,一个弦上传心事:两下里都一样害相思。”
芙蓉帐里,红袖洗净了日里残妆,半挽了发髻,只露出素净的一张脸,烛火昏沉,依稀将两人身影投射于桃红色帐幕之上,此一刻缱绻,都只为风月情浓。红袖睁着眼,从那暧昧的罗帐缝隙中窥看那一缕熹微的灯光,远处又是谁,在独自唱着西厢。
王昇微闭了眼,却突然固执的睁开,拉着她的手说:“跟我走吧。”
“恩?”红袖微怔,心头涌出一丝暖意,接下来的却是深重的嘲讽。跟他走,去哪里,去金陵么?在闺阁里的时候她也曾读到过那里,民风保守,门风森严,王家书香门阀,能容得了她?
王昇看她不应,已是急了,“若,若你不信我,待我高中之时,我定来娶你。”
这下子内心的酸涩更加重了,她看着少年急切的双眸,觉得自己似乎正在演一出戏,就像那西厢里的莺莺牡丹亭中的丽娘,每一丝的笑容都要泛出微黄淡红的色彩来,正如她少时在闺中偷偷翻看的那些民间的唱本,经年的色彩都已经沉淀为浓重的泪滞,容后人细品其间那丝凄凉,于是她终是微微一笑,“好,我等你。”

船家少年姓肖,渔家本也不讲究,只单单唤作一个姓氏,当初他撑了船篙将那公子送至淡烟阁下,而今又是他,将那锦衣华服的公子送至城南。临行前看到那公子牵着一人的手,不舍轻放,心下自有几分好奇,待那人影走近只露出半张脸来,便足以惊艳了那船家少年一生的记忆。红袖裹了间红线缠边的春衫,满头鸦黑发丝松松一挽,其间只缀了几颗明珠,泛着温润的光泽,少年微有些楞住了,那女子的面容姣若昙花,却偏偏能从那明眸中看到那一丝淡淡的疏离,尽管她在笑着,可是那笑容却分明未到心底。
待送走了那公子之后,他便向人打听,得到了几番讪笑之后,还是知晓了那丽人的名字:“城北红袖,清歌一曲抵万金。”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去。船家少年等在淡烟阁下,只盼望其间一扇小窗悄然开启,容他再见到那一袭红袖。如他所愿,那锦衣公子走后三日,红袖的窗又重新开启,少年仰卧在船上,抬头窥见窗前那一水湘妃竹帘,苍苍然的清翠,然后是那女子的歌声又响起,听不清唱词,只是也曾经听自己船上的客人说过,那是一阕《游园惊梦》: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溅!”
红袖唱着那戏词,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守着那扇窗,雨丝风片,烟波画船,屏中人又是谁能看得韶华轻贱。对面的年青人,面目尚算清秀,只是那一双眸子滴溜溜滚动,显然是沉溺酒色之人。红袖轻笑,于是那年青人便也轻笑,青色广袖缓缓将一杯梨花酿递上,那手便也顺势搭在了红袖单薄的肩上。
湘妃竹帘后掠过一丝芙蓉颜色,夜色袭上,那窗便关上了,船家少年仍是不死心的盯着看,轩窗后似是点上了灯,随后便熄灭了。
他不知道心底为什么会涌出一缕酸涩,却仍是无计可施,最后仍是翻了个身,在自己停留在淡烟阁下的驳船上睡了过去。
我不是故意用戏词占字数的 囧


[ 此帖被qiqi格格在2010-11-03 12:25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czcyj 威望 +2 2010-11-0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czcyj 橘果 +85 2010-11-0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苏颜夏 离线
级别: 冰雪之王

UID: 361686
精华: 0
发帖: 4093
橘果: 3552 颗
威望: 4747 点
光辉成就: 0 分
群组: 御影江湖
在线时间: 1357(时)
注册时间: 2010-03-24
最后登录: 2018-07-30
11  发表于: 2010-11-04  

看着题目不由的让我想起了微微的何以笙箫默,但是点击进来却是古文一篇,很想知道那老爷爷讲的故事其中的主人公就是他们自己把?亦或是那个老爷爷是个配角呢,我蛮好奇的呀。红袖的个性还真的是敢爱敢恨,但是会不会过于有勇无谋了呢?亦或是这样才能凸显另一个男主?
但是第二章的王昇我相信也不会是作者喜欢的男主类型吧,红袖对她也并不动心,难道说那船家才是主角?一部为女人而成长的奋斗史吗?浮想联翩……希望楼主快更新,解我迷惑
楼主留言:
谢谢苏苏的评╭(╯3╰)╮咳 很简单的故事啊 偶会很快完结滴 MUA~~~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czcyj 威望 +1 2010-11-0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czcyj 橘果 +10 2010-11-05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underway 离线
级别: 神

UID: 19137
精华: 8
发帖: 8919
橘果: 4868 颗
威望: 18540 点
光辉成就: 10 分
群组: 拉风部落
在线时间: 3228(时)
注册时间: 2007-08-12
最后登录: 2018-07-19
12  发表于: 2010-11-06  
评 1楼

每每读琦琦的文字,都好像自己的语文水平不够用似的,只好仔细仔细再仔细。
那样一个执着的老妇人,还有一个陪伴在她身边的老者,那样的人,必定发生过让人唏嘘的过往吧。也难怪路过的郑大夫会有那样的感慨。从那个人的娓娓叙述中,我们也能回到多年前,这个地方还曾繁盛的时候。
氏族之女和贫寒之子,似乎总是没有好结果的,这世界上也许麻雀飞上枝头也是佳话一篇,然而那些小姐和书生,总是天不遂人愿。纵然红袖在书生死后,也没有回归家族,然而这故事,总还是让人不胜唏嘘。红袖寄生风月之地,这样的容貌性情,怕还是要引来大多倾慕,然而发生过这许多事的红袖,只怕心境早已苍凉了。
楼主留言:
么 UU乃过奖啦 ╭(╯3╰)╮谢谢乃滴评 大啃口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czcyj 威望 +1 2010-11-06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czcyj 橘果 +16 2010-11-06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妖精托托 离线
级别: 幻影射手
UID: 376852
精华: 0
发帖: 96
橘果: 1 颗
威望: 151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58(时)
注册时间: 2010-05-15
最后登录: 2011-01-24
13  发表于: 2010-11-06  
题目名字还不错,有一种决绝在里面
楼主留言:
谢谢MM O(∩_∩)O哈哈~
superjunior  only13
qiqi格格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45768
精华: 0
发帖: 1064
橘果: 13067 颗
威望: 3224 点
光辉成就: 6 分
群组: 我手写我心
在线时间: 3093(时)
注册时间: 2009-08-02
最后登录: 2018-08-03
14  发表于: 2010-11-06  
“红袖竟没有等王昇么?”我托腮问道。郑大夫轻叹一口气,“那王昇走后三日,楼里的姑娘都说,想必红袖都已经将他忘了。”“可是,可是他答应过她的啊!”我急急的说,似乎是在强调些什么,“他答应回来娶她,而她,不也答应了要等他么?”郑大夫捋着长须沉默半晌,少顷却突然轻笑,“这世间的承诺,谁又能真正的当真呢?”

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假凤虚凰一场,缱绻情浓之时,谁的许诺,可以轻易的信任。抹上了面上脂粉颜色,她便是那戏里的莺莺与丽娘,唱着前世今生的赤红心意,到了夜半褪去残妆之时,她只是红袖,淡烟阁里一曲千金的歌姬,多少王孙公子贪慕的风流名声,到头来也留不住她,一袭袖,一阕歌,一瞬回眸。
红袖凝视着自己镜中的容颜,一张脸纤尘未染,只孤零零的露出本初的皎白色来,苍白的令人心惊,她右手执着紫铜签挑了挑灯花,火焰微微摇晃了下,发出卜的一身清响,似乎有细小的虹彩于其间炸裂。
风月千重,风情万种,皆是一场空。
她早已学会不信。

仍是乍暖还寒时候,少年解了缆,仍是仰卧在那船上,他终于养成的习惯,夜半时,从其间某一扇窗里总会飘来歌声,于是他每夜都要听着那歌声才能入睡,即使他知道的很清楚,那歌声,只会在何种情况下才能响起。
然后就在那时候,他看见了那公子。照面两次,他自是识得,那公子的名,唤作王昇。
不是初相见时的意气风发,此时的他眸间的颓废已经毫不掩饰,他叫住船家少年,给了些许铜钱,央他将他送往对岸。
此刻正近黄昏。

红袖为白姓公子缓缓斟上,那公子一双眼仿佛黏在了红袖的身上。于是红袖的心底发出了一丝轻笑,也不唱歌,任由那公子的手缓缓的落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雕花门冷不防被人推开。
王昇一脸惊诧的站在门外,眼前的一幕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看着眼前仍是笑得云淡风轻的女子,袖中的手不禁发抖。他的唇微微翕动着,却仍是没有说出话来,半晌,只吐出了一句:“你答应过我的。”
“你这是做什么?”白公子被人打扰了细致显然非常愤怒,起身就想挥拳而去。
红袖仍是不说话,静静的坐在原处,将那杯酒独自饮尽。
“你答应过我的!”王昇只是重复着这句话。
“混蛋。”白公子显然没了耐心维持在美人面前的形象,一拳砸在了王昇的左脸上。
那王昇起身,吐出了嘴里一口鲜血,也不看那人,只是定定的注视着红袖。三人以诡异的姿态对峙着,少顷,红袖微微叹了一口气,“白公子,今日是红袖招待不周,劳公子明日再来,红袖定当尽心尽力。”
那白公子被坏了兴致也不想多呆,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那暖阁中便只剩下红袖与王昇二人。
王昇上前拉住了红袖,沉默半晌之后却仍是那一句:“你答应过我的。”
“王公子。”红袖心底叹了一口气,还是说道:“红袖是什么人,想必你也知道的很清楚,许诺原本就是极轻易的东西,红袖福薄,尚不敢在那许诺里空空耗尽一生。”
“可是我……”
“王公子,”红袖轻笑着打断他,“于我,王公子或白公子,其实都并无区别。”
王昇的眼中似乎有什么突然熄灭,他楞了半晌,那眼睛里似乎有湿润的液体滚动,却在中途发出了笑声,他一边在笑,一边却像在哭,过了一会,他方才停住,“既如此,打扰姑娘了,在下,告辞。”
“慢着,”红袖站起身来,取出筒里一卷画轴,轻轻的递予王昇,“这卷荷,红袖自知配不起,公子还是收回吧。”
王昇一把夺过了画轴,转身便走。

船家少年仰卧在船上,那一夜,他没有听到熟悉的歌声。

第二日便被那喧闹惊醒。
他奋力的挤进人群,看到那见过三次的公子,王昇。
已经被水泡的面目肿胀,再不见当初丝毫风采,唯有那锦衣,即使浸了水,依然鲜亮如初。发丝散乱在那曾经俊秀的脸上,他的内心控制不住的一阵悸动,几乎要吐出来。
“这后生作孽哟,”船老大说,“什么事想不开要跳水,一大早看到水面上浮了一袭锦衣,我就知道不好,等捞上来看看,早没气了。”
围观人配合着发出了几声唏嘘,肖姓少年抬起头,看到人群之外红袖的一张脸,铅华洗净纤尘不染,苍白的令人心惊。
水面上漂浮着一物,待飘近了大家都看得分明,不知道为何,那裱好的画纸居然未沉,不过那上面曾经画的什么是再也看不分明,只见得那大片浓重的黑色,其间绞着丝缕鲜红,若病重的人咯出的血,说不出的衰腐气息,莫名的瘆人。

其实这是个很简单也很无聊的故事╮(╯▽╰)╭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czcyj 威望 +1 2010-11-06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czcyj 橘果 +65 2010-11-06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czcyj 离线
级别: 神

UID: 305857
精华: 0
发帖: 10908
橘果: 1712 颗
威望: 21023 点
光辉成就: 8 分
群组: 拉风部落
在线时间: 3481(时)
注册时间: 2009-11-03
最后登录: 2018-09-03
15  发表于: 2010-11-06  
阿格,俺要养肥了来看,俺最怕蹲坑来着,多多更新吧,哇啦啦
楼主留言:
么成成 ╭(╯3╰)╮我估计 再更两次就完了哈╮(╯▽╰)╭
qiqi格格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45768
精华: 0
发帖: 1064
橘果: 13067 颗
威望: 3224 点
光辉成就: 6 分
群组: 我手写我心
在线时间: 3093(时)
注册时间: 2009-08-02
最后登录: 2018-08-03
16  发表于: 2010-11-07  
一双素手伸出,将那画卷仔细收好,广袖有半幅都浸在了水中,其上伤红怒放,红袖展开来,看着那已经融化的色彩,她想只有她知道了,这画卷上本来画着的,是什么。
那本是两朵荷啊,质本洁来,却终陷淤泥,到头来仍是被污浊的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她的心莫名的悸动,那个人,原本以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原本以为这个过客与其他根本无甚不同,只是这个少年,却硬是以自己的死,成就了她生命中的唯一。
人群喧嚷起来,有人将那公子的尸体抬起来,据说是要送回金陵的。
同行却有人犹疑的劝阻:“王昇他,不是已经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与家里断绝了关系么?以王老爷子的个性,想必祖坟中已是容不下他这一方墓了。”
那抬尸的人也有些顿住了,“可是,人都死了,好歹也是血亲,纵然再…….也不会这样吧。”
于是那人摇摇头,“王老爷的固执,全金陵城的人都是知晓的,王昇此次来,只将经年积蓄换了银两,说是要赎娶了那女子,自己已是断了全部退路,哎,”那人叹息道,“来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就投了水呢?”
船家少年听得莫名的心惊,他抬起头,看到红袖的那张脸,血色在瞬间褪尽,她整个人摇摇欲坠,若被生生撕裂的蝴蝶,贝齿咬紧了朱唇,那齿痕上洇出鲜艳的血色来,即使是这样,她的眼中,仿佛有泪水将要漫出,可是却像是坚持什么似的,犹自固执的睁大了眼睛。
接着便转身,像是要逃离什么似的,仍是上了那淡烟阁。

那天晚上,歌声未曾响起。
那天之后,歌声也再未响起。

一夜,少年靠着船休憩,突然听到身边有女子的声音,“你说,这水冷不冷啊?”
少年一惊,回头却看到那女子皎洁容貌淡红广袖,于是心猛烈的跳动起来,几乎忘了回答。女子也不看他,只定定的注视着眼前的一泓静水,“你说,这水冷不冷啊?”
少年心下莫名,觉得有什么不详的预感悄然漫上来,却还是回答道:“当然冷。”
“呵呵,”红袖微笑着说:“我早该知道的啊,可是这么冷的水,他怎么就敢跳下去的呢?”
少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知道看着她。
她微笑,却突然低低的唱起歌来:
“莫不是梵王宫,夜撞钟?莫不是疏作潇潇曲槛中?
莫不是牙尺剪刀声相送?莫不是漏声长滴响壶铜?潜身再听在墙角东,原来是近西厢理连结丝桐。”
被负几何?负人几何?只是,我有何福?他又何辜?

红袖疯了。
听船老大说起这个消息的时候,少年并未诧异,心底却涌起巨大的悲恸,船家淳朴,倒并未看轻那红袖的身份,只道是可惜了,那样冰玉一般的美人。现下脑子什么都不清楚,只知道用那丝线绣着之前的一幅绣品,可怜她丫鬟说那半幅绣品正是绣予先前那溺死的公子的,你说他们本也是一个有情一个有义,为什么要做出那副样子呢,何苦来哉。
船老大摇摇头,显是不解。
少年心中一动,只想起那夜月下清歌的红袖,那样的美好,却总像是与人世隔了什么,即使是自愿深陷风月,那眸子却仍是如冰如雪,清冷如斯,冷眼看着一切的红尘痴怨,却从不愿身赴。
谁是谁的劫。

“然后呢?”郑大夫的故事突然停了,我急忙问道。
“然后你不是看到了吗?”郑大夫叹息道。
“啊,难道那老妇人,就是红袖。”看着眼前默认的郑大夫,我不禁睁大了眼,仿佛那故事中的倾城红颜,转瞬便已经在我的眼前满头霜华。
“那那肖姓少年呢?”
“哎,”郑大夫仍是轻叹,目光落到城墙边小心的为那妇人拭去面上脏污的老者,“你也看到了不是,他陪她,陪了整整一生啊。”
“啊,这样。”我说不上自己内心的感受,只看着那老妇人于窸窣光线中仔细的绣着那不存在的荷花,而她的身边,那老者仍是痴痴的守候着,还不时含笑的,小心的俯下身来,听那妇人指着绣品说些什么。
我在窗边只定定的看,一生的陪伴,从青丝走到华发,从月缺走到月圆,从倾城红颜走到垂垂老矣,其实这个故事中,本来不该有那个船家少年的,不是么?
可是到了最后,还是那少年,为这个本早该结束的故事续上了最后一笔,用自己一生的痴候。
谁是谁的劫。

已是停留的最后一天了,我路过那仍在绣着的老妇,目光掠过在侧老者,心下一动,那老者恍然不觉,尤是温柔的注视着,仿佛从眼前的老妇身上,仍能看见当初那倾城红颜,清歌一曲抵万金。
我心底一阵释然,转身欲走时,听见那经年疯癫的老妇,突然握紧了那老者的手,是轻声的一句,像某种试探,又像是某种确认。
“肖。”


转身,日光倾城。 





[ 此帖被qiqi格格在2012-06-03 00:20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czcyj 威望 +2 2010-11-1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czcyj 橘果 +76 2010-11-10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暄璇迪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87442
精华: 1
发帖: 1528
橘果: 821 颗
威望: 3210 点
光辉成就: 0 分
群组: 我手写我心
在线时间: 2764(时)
注册时间: 2009-10-01
最后登录: 2018-08-24
17  发表于: 2010-11-08  
囧,娘子,这个大概是你最短的文了吧?我这边坑还没挖好呢,你这里文都完结了,我这个月的评要怎么办啊……亏我前面还占了个位子想要把短评汇总过来,现在看来……

不管怎样,娘子的文完结了,还是要撒花的
楼主留言:
╭(╯3╰)╮相公 这真不是我最短的 话说我原本还打算交篇散文上来呢 o(╯□╰)o 于是这个月比较忙 当初预计的篇幅 咳咳 就这么多。。。。。
袖之白雪 离线
级别: 冰雪之王

UID: 2979
精华: 1
发帖: 13124
橘果: 21244 颗
威望: 2755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1064(时)
注册时间: 2007-02-26
最后登录: 2013-11-19
18  发表于: 2010-11-08  
琦琦,我昨天刚看完第一章还没开始写评
今天上来就看见完结了。。。
好速度。。。
楼主留言:
谢谢小雪哈 MUA~~我这短篇 字数少~~╮(╯▽╰)╭
望飞 离线
级别: 玫瑰骑士

UID: 340392
精华: 0
发帖: 947
橘果: 2462 颗
威望: 611 点
光辉成就: 1 分
群组: 腹黑大本营
在线时间: 436(时)
注册时间: 2010-01-22
最后登录: 2017-05-14
19  发表于: 2010-11-09  
qiqi啊,乃这也不要太快吧,我那坑才开,乃这就完结????!!!!

好吧,这个我看着这个故事觉得好悲凉啊……
楼主留言:
么小飞 咳咳 我抽了╮(╯▽╰)╭ 那什么 最后那结局 我觉得还是挺温暖哒╮(╯▽╰)╭
我是一个又爱吃,又爱睡,又不爱减肥的小肥飞。&幸福就是每天吃饭,睡觉,调戏P京。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本论坛的名字是什么? 正确答案:橘园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