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九州.江山阁旧话》[1.29更新说好的长评呢!]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0  发表于: 2012-10-16  
来源于 古代架空 分类

《九州.江山阁旧话》[1.29更新说好的长评呢!]

管理提醒: (傏朝栗孒) 陌陌,作者14年1月-8月滴更文奖励已出哦,请跟帖领奖哦。迟到这么久,抱歉哈~灰机:http://bbs.jooyoo.net/read.php?tid-575346.html=3= (2014-09-16 21:22)
id:陌南央
开通小说连载时间:2012年10月16日
文章题目:《九州.江山阁旧话》
文案
你是历史的见证者

 你的眼睛不能因风雨而蒙尘,不能因生死而动荡
    来日你所记录的必是被世人遗忘的真相
   花阶云裳一笑无瑕
罗衾冷落帝都金瓦
   何人信手诗书风雅
难许一世火树银花

   万里江山又属谁家
边关薄酒惹了尘沙
   墨色浸渍昨日残卦
终余半篇灯下旧话
倚深巷 当年琼楼映流霞
   老轩窗 而今看往事淡寡
枕风霜 独坐孤城数华发
   回眼望 眉目间依稀繁华
掷笔天下却锁萧墙 历沉浮一场
      盛世红妆今长眠何方 谁陪葬
白骨黄沙草草几章 恨天命荒唐
        恩怨过往 旧址夜色苍茫
      千秋兴亡笑万代永昌 几家痴妄?



九州背景下的,会稍微有一点点玄幻
是楼主多年的执念 码字比较慢QAQ
然后在这里先谢谢qiqi格格把我带来橘园=w=
最后QAQ 文有些慢热 欢迎拿小皮鞭催我更新 真的。。。。。
谢谢琅华的海报

还剩四万字就完结啦啦啦啦啦~~~~~~~~~~~~~

同人曲试听链接:http://fc.5sing.com/6834237.html


目录:
一 出云………………01
二 朱户………………19
三 莫逆………………64
四 寒霄………………126
五 锦瑟………………169
六 旧年………………210
七 初心………………264
八 孤城………………283
九 骊歌………………307
[ 此帖被陌南央在2015-01-29 11:02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4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50 2013-11-02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威望 +100 2013-11-02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威望 +100 2013-11-02 2012作者年终奖
傏朝栗孒 威望 +20 2012-10-26 版推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1  发表于: 2012-10-16  
第一章 出云 (一)

忆秦娥
烽火跃,华城锦阙狼烟烈。狼烟烈,金戈铁马,莫问更迭。
夜笙犹记花满阶,征尘踏破千秋业,千秋业,谁家年少,几更风雪。


  春寒料峭,赤华山间的风还褪不尽严冬的怒号,着实带着几分彻骨。几缕青烟从山巅的倦云古观中飘出,随即被风扯裂在天幕下。
  长者放下手中的茶盏,微微眯起眼睛打量着堂下的拜访者道:“什么风把秦世侄丛帝都天启吹到这里来了?令尊可还安好?”
  堂下青年恭敬回揖道:“云前辈言重了,家父……”他儒雅的面容滞了一下又说:“家父在六年前患疾过世了,有劳前辈挂念。”
  “世侄节哀。”
  “晚辈此次来云州,是为请云前辈或云门传人重出山。”
  云翎深邃的目光闻言望向远方良久,缓缓问道:“江山阁出事了?”
  “前辈离朝堂二十六载,景宣王薨后德勋帝继位,门阀宗亲开始倾轧寒门,再至现今烨宁年间,两方已势成水火。幸而还为破坏朝中平衡,然江山阁学士钦史尹宗牧日前过世,江山阁内空出的位置一时成了朝堂的焦点。宗牧本为我太史院钦史尹,为不影响朝纲,墨渊向陛下进谏请事外之人入朝调停,陛下亦应允,故……”
  “故你来云州找我。秦世侄这步走的不错,令尊若是在世亦会安慰。宗牧的位置诚然和我当年相同,只是现今早已没了那份于宦海指点的心,况世侄你们太史秦氏历代都在江山阁内,那个位置是何等风口浪尖,你心中亦清楚。”
  秦墨渊抿了抿唇,起身又向着云翎深深作了一揖:“墨渊知道,可当下北陆的禹离和宁州羽族乱党虎视眈眈,若朝堂再失衡,怕是会招致大祸,还请云前辈三思。”
  良久的沉默让时间变得缓慢,往事种种在云翎脑海中一一浮过,他缓缓站起身扶起还弯着腰的秦墨渊叹道:“明日是我徒儿云溪的冠礼,世侄留下当祝颂大宾吧,礼成后让云溪随你去天启。当年在太史院修史让云翎获益良多,希望云溪也能借此历练。”

  冠礼的场所亦在倦云谷关的正堂里,只是参加的却只有三人。
  “一加缁布冠,自此汝有治人之权。”一个沉稳的声音自观中倏然而出。云溪跪在古观的大堂上,清澈的黑瞳里光芒闪烁不定。他身旁的师尊云翎正缓缓将一顶黑镶红边的布冠戴在他整齐的发髻之上,头上增加的重量将他的少年时代一起带走了。他抬起头欲看师尊,却正撞上云翎略带笑意的目光,“莫急,冠礼还未成。”
  云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从师尊的话里抓捕到了什么答案,云溪的目光渐渐平静下来,他低下头,表情恭顺而虔诚。云翎的脸上浮起一丝微笑,他抬起头向上座的墨衫来客微微致意,苍劲之音再次响起:“请大宾祝词。”
  秦墨渊起身恭敬地向老者鞠了一躬道:“承蒙先生垂青,晚辈在此献丑了。”语毕他敛起和煦的笑容,走向那跪于地青年身前颂起贺词:
  “待此佳期,为汝加冠。往昔不追,来日可勉。去童稚兮习礼义,福庇佑兮寿无疆。”
  秦墨渊的声音高渺得似天边那时舒时卷的飞云,云溪一时听得入了神。他并不认识这位墨衫青年,却在此刻分外好奇。
  “二加皮弁,自此汝有统军之权。”云翎的话语拉回了他的思绪。
  “待此佳期,为汝加冠。抚壮弃秽,学养古今。配名剑兮以立威,福庇佑兮寿无疆。”
  “三加爵弁,自此汝有祭祀之权。”云翎说着将最后一顶冠加在了云溪头上,稳稳的用发簪固定住。
  “待此佳期,为汝加冠。磊落为人,坦对天地。频祭祀兮安上祖,福庇佑兮寿无疆。”秦墨渊轻摆长袖,一抹清风拂过了青年的脸。“恭喜。”他扶起了跪在地上踌躇满志的人笑着说道。
  “礼成。”随着这句话的落地,云溪如释重负,起身时他恍惚了一下,那一刻他忽然有一种错觉,头上之冠压下的是整个天下的重量。
  “秦世侄有劳了,请先回去休息一下,鄙人之事会给你一个答复。”云翎笑着把秦墨渊送出了大堂,在门外和他低声说了些话。
  “师尊……”
  云翎已料到他要说什么,捋了一把自己的白胡,缓缓吐出几个字:“云溪,你跟我来。”

  赤华山巅,天空似乎近的触手可得,也许仰起头就可以碰到浮云的白衫。放眼望去,沙漠与青山在远处交错成错杂的图案。“云溪,你可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云翎指着东方,神色漠然。
  “那里是东陆四州。”
  “不仅仅是东陆四州,那还是帝都所在。东陆的心脏——万世帝都天启,那里有太多沉浮恩怨和权谋交易,徒儿还记得为师提过的江山阁么?”
  “自是记得,自建国以来,在皇城设立江山阁,阁内由十一位大臣组成,除了左右两位宗亲领事,剩余九位从亲信和有能者挑选而出,擢以江山阁学士虚职。十一学士为陛下近臣,每三日朝后就朝中未解之困议事定策。”
  “你还说漏了一点,入那江山阁与官位品阶无关,即便是七品小吏,只要君主需要,一样可以走入朝堂中心。可知道今日你成人礼的大宾是谁?他正是天启城江山阁内的太史令秦墨渊。此行希望请我再出仕再以史官身份再入江山阁。”
  云溪的表情微微一颤,沉默片刻后他问道:“师傅要离开云州吗?”
  “不是我离开,是你。”老者又一次拍了拍云溪的肩,仰起头凝望着天幕变化不定的云影道:“云翎老了,云门本就是因历代修史而得以传承,嘉洪年间的事我还未编纂记录详尽,再出仕岂不又染新尘?隐居云州这二十六载,徵朝赭氏已经换了两代主人,从嘉洪到德勋再到当今的烨宁,我只是嘉洪年间退隐的老臣,何必再去问当今的事?云溪,你陪为师在此地,饶是读书理经、修身养性,却也算荒废了不少时间。”
  云溪恭敬地退了一步摇了摇头:“徒儿每天与师尊整理经卷,亦是受益匪浅,纵在这偏远之地,也能窥得几分天下。”
  “书上尽是些当年的事,当年与当下的区别,云溪你可有过体悟?”云翎转过身看着沉默的弟子笑了笑道:
  “至少在现在,你不会甘于只在书卷中了解这天下的,我知道你在辑录典籍时那些疑问,好比为何德勋年间云门无人入朝述职?好比我我退隐后再修史书有何意义?年轻气盛出去多看看自是好事,这些你走出这山门会慢慢分晓。”
  云翎的话直刺云溪内心,他迷惘的眼神渐渐清明,却依旧一言不发继续听师尊的教诲。
  “况且你应知道,我云门以躬亲务实为训,不出去走一遭你终是井底之蛙,又何以承接我以后的事业?就像当年的老身一样,此刻你胸中的天地自不会是我这小小的倦云古观束缚得住的,不想以这天下为棋博弈一场吗?”
  “那便去指点你的江山吧。”云翎了然地笑了笑,“这些年将你抚养长大,要亲眼看着你走真的有些舍不得。明日就跟着秦启程大人去天启吧。你觉得那里会有什么在等你呢?”
  “是本未成章的史书。”
  云翎满意的点了点头,又问:“还记得我常对你说的话吗?”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云溪重复着师傅往日的教导神色凝重。一柄古剑被送到云溪面前。古剑上错杂的镂金花纹在瞬间让他为之一振,那是这间古观的珍宝——古剑观澜。
  这把剑终是到了他的手上,剑鞘上的光点映在他眼底如星光闪烁。
  “观澜的真意便是于波澜之外审视,不为风波暗潮所动。这是作为一个记录者必须有的冷静,徒儿切记,既是入朝为史官,来日你所记录的必是被世人遗忘的真相。你的眼睛不能因风雨而蒙尘,不能因生死而动荡。世人只知《倦云轶话》的观澜笔法,却不知云门越出世外的观澜十六式,你且带着它一起下山吧。”
  “徒儿谨记。”云溪谦恭地向师尊行完跪拜大礼,细细回味着云翎的话。史书上看见的尘沙和繁荣如卷轴一般,在他的脑海里缓缓展开。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又会见证如何的历史?他思索着,再回神时,云翎已然离开,正如前路,只剩下自己,却也不知会指向江山的何方。

  苍茫夜色还未散尽,残星在苍穹摇摇欲坠,天边微微露出一抹亮色,只有零星的光点洒在赤华山间,异常缓慢的马蹄声轻扣着黎明的山道。执着观澜剑的青年回望渐渐远去的倦云古观,清澈的眼中是难以说清的感触。虽早在意料之中,可这一切似乎来的太快,甚至是离开都要趁着拂晓这样匆忙,加冠礼就在昨天,而现在他已踏上去中州的路。
  云翎的身影慢慢隐没在纷繁层叠的树影之后,清癯的老者格外形单影只,云溪已走到他看不到的地方,云翎的目光有些迷惘,他忽然感到一丝后悔,应该让那孩子多留一天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他自顾自想着。在隐居的二十六个春秋里云溪是他唯一的亲人,而现在,他又成了一个人,正如二十六年前那个忽然消失在大徵朝堂钦史尹,孑然一身白衣飘举。
  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他,老了,不能再像当年般桀骜,已经经不起孑然的生活了。
  往昔似乎清晰起来,“原来我还记得中州帝都的样子,不知道那些故人怎么样了。云溪,你会有什么样的际遇?为师希望你可以找到真正重要的东西。”
  “儿孙自有儿孙福啊。”最初地平线上的鱼肚白已晕染了大半个天幕,云翎无奈地笑了笑,缓缓转过身回到倦云观,挑灭昏昧的油灯,拿起书架上一卷未读完的书静读起来。
  天,已全然亮了。
    
    云溪摩挲着身侧的观澜古剑,细细回味着师尊的话,曾只在史书上看见的尘沙和繁荣渐渐浮现在他脑海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如古刹钟磬一般刻于他心底,再抬头却发现云翎已然离去。飞鸟默然在云端翱翔而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正如未来,无人知晓。
[ 此帖被陌南央在2013-11-29 17:01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4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18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橘果 +184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威望 +3 2012-10-18 开贴爱!~
傏朝栗孒 橘果 +50 2012-10-18 开贴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2  发表于: 2012-10-16  
出云(二)
    
    
    “秦大人,据云溪所知,天下修史的两大脉,一为世代兼任太史令的秦氏一脉,一为我云门。秦大人是当朝太史,必为秦氏之人通晓古今,可否告知云溪师尊当年的事?”云溪骑在马上从容转过头问身侧的人。

    马背上的墨衫青年微微一愣旋即笑起来:“叫我墨渊就好了,以后都是同僚,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云溪这时才真正看清秦墨渊的面容,深灰的眼中携着一丝离与世俗的光芒,儒雅的笑容总在恰当的时候浮现在脸上,看不清是世故还是玄机的面孔总有一抹道不明的深沉在笑容后时隐时现。“虽同为修史大家,秦氏至今所担任的是历代帝王实录和天时玄机的记录,而上至朝野下至民间的纷纭轶事皆为云门所录,可以说两家走的基本不是一路。”

    “说道云翎先生啊,也算是一个传奇了。云门历代出史官,征景宣王之时,以正四品钦史尹的身份进入江山阁,不仅仅掌史书校注,更参与到国家大策,在嘉洪年间颇为景宣王倚重。但也如云门大多数人一样,先生在如日中天之时消失在了帝都。他离开后两年景宣王驾崩,德勋年间灵悼王即位重新分封朝中人员,久而久之云翎先生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秦墨渊仰头看了看天幕上逐渐清晰的不断变化的云迹沉默片刻又说“毕竟,历史是不会为一个人停留的。”

    “在大人来云州之前,师尊从不提起旧事,我在他的手札里看到很多东陆的风物人情,问师尊为何知道,他总以涉世方知史来回应,我便猜测了些皮毛,看来那时猜的八九不离十。”

    “那江山阁十一学士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了。”

    云溪点了点头对答如流“自建国以来,在皇城设立江山阁,阁内由十一位大臣组成,除了左右两位宗亲领事,剩余九位从亲信和有能者挑选而出,擢以江山阁学士虚职。十一学士为陛下近臣,每三日朝后就朝中未解之困议事定策,为帝分担冗繁的国务。听师尊说秦大人也在那江山阁内。”

    “承蒙陛下垂爱,将墨渊提携进江山阁。每一位新王登基都会重新任命十一学士来维系政权,此次请云翎先生出仕也不仅仅是重回钦史尹,现在空缺出的江山阁学士之位陛下也想由云翎先生补上。”

    前进的马蹄忽然被云溪手中的缰绳勒住“师尊并未提及此事,只言由云溪代替其钦史尹之位,江山阁里的局势诡谲,又怎会容的云溪一介新人插足?”
    
    “天启之内,无人可当。”

    “天启百官怎会无人可担此之责任?”云溪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开了口“想必,定是不管提拔哪位官员都会破坏朝中平衡,陛下才会想到师父这位事外之人。”
    
    云溪的一席话引起了秦墨渊的兴趣,他转头看着云溪不动声色的脸笑道“果然是云翎先生的高足,现下的朝堂,宗亲和寒士已显不合,江山阁这个空位不管哪方进入都会有纷争。”
    
    “那同是事外之人的云溪接替这个位子,也算是无伤大局。只是云溪有一事不明,王已即位四年,这个位子是否一直空缺?”
    
     忽如其来的马嘶声响彻山间,惊慌的鸟群霎时飞离宁静的枝头,秦墨渊在勒住缰绳的一瞬敛起了笑容“上个月,钦史尹宗牧暴毙在了自己的府邸里”
    
    “看来,的确是个风口浪尖的位子。”云溪摸着身侧的观澜剑浅吸一口凉气。“秦大人既然已在江山阁内,云溪想冒昧求问生存之策。”
    
    “这要看你以什么目的去天启。”

    “去了解这个天下,为后人记录下我所看到的,不为他人左右。”
    
    秦墨渊闻言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笑起来“要有这样的自由可不容易。走吧,还有很多你会知道的。帝都天启,是个由强者制定规则的地方。我们要快些走了,其他人应该等急了。”秦墨渊说着挥手一鞭策马而去。
    
徵烨宁四年,北陆禹离国大军犯境,大徵边关告急,同年一月,钦史尹宗牧暴毙于府邸,二月,云溪替而续之。                               《徵史。列传七六。烨宁学士》
[ 此帖被陌南央在2013-11-29 17:02重新编辑 ]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17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橘果 +170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3  发表于: 2012-10-16  
出云(三)

    天启城  江山阁
        
       细雨潇潇地下着,远山微露出一抹青色在雨幕里摇曳翩跹,褚桑煦站在窗前凭阑而望,整个帝都尽收眼底,这里是帝都最高的地方。他太熟悉这个城市了,熟悉外城北门附近那些寒门简陋的屋顶,熟悉西门那活色生香的花街柳巷,熟悉南门商贾聚集的熙攘集市,还有那些散落在内城附近的各家官邸。他已这么看了二十五年。可他还有太多不熟悉,看了二十五年,他始终对自己说,这份繁华会跟着他们皇家的血统一起流传下去。

        议事的时间还未到,褚桑煦拍了拍有些被雨淋湿的衣袖,转身走向宫殿中心自己的座位,环视着这座自己最喜欢的宫殿。相比于其他富丽堂皇的宫殿,江山阁多了几分清雅肃穆,历史遗留下的味道弥漫在宫殿里,徵朝建国近两百年的历史里,几百位仁人志士在这里挥斥方遒过,那些显赫名字的主人似乎昨天还在这里出现过。偌大的皇宫,只有这里没有一件金银之器,陈设还是建国初那样,十二个席位却换了许多位主人。

        “父王,朕会弥补你所有的过失,后世会留下我烨宁年间大徵中兴的佳话。”褚桑煦仰起头自言自语。他是徵朝第十一位国君,从征灵悼王手中接过隐忧重重的河山,在全国一片狐疑的目光里即位,锐意改革,启用寒士,削减宗亲俸禄,用惊人的魄力平息民间的议论纷纷,三年时间让他成了人们口中传颂的明君。

        而今年,已经是他执政的第五个年头,北方蠢蠢欲动的禹离国终于向他提出了挑战,而潜伏在他皇权之下的威胁也渐渐露出了锋芒。

        案上的加急奏本上写着大军压境的急势,禹离的五十万雄师已经到边境驻扎,虎视眈眈地对着徵朝的疆土。褚桑煦了敛眉合上奏本,凝视着空缺了一个月的学士席位,久久不语。烛光的阴影在寂静中晃动,正如隐藏在他身后的危机。

        “左领事的丁忧之期将满,云翎先生也会来到帝都,此地不是朕一人的天启,十一学士和臣民们在这里。父王,这是我比你优秀的地方。我们褚家的江山,承受得赞誉,也承受得起风雨。”卯时的滴漏渐渐滴满,褚桑煦扬起嘴角站起身,打开了江山阁紧闭了一夜的大门。
    
        门外,八位大臣已肃立在浸染青色的长廊之中。

    
        千里之外,云溪和秦墨渊正策马疾驰在沉沙海上,尽管两年前的初次下山已让云溪被这绵延千里的浩瀚震撼了一次,但此时他的心潮依旧如初次那样澎湃。双颊被夹杂着细沙的烈风吹的生疼,仿佛一张嘴就会被灌得满嘴是沙。苍穹高的出奇,偶尔两片即逝的飞云似一个美丽的玩笑,淡淡勾勒出天空湛蓝的表情。只有身后留下的连绵的马蹄印证明着两人在前行。

        相比这亘古的天高云远,俗世繁华终只是沧海一粟。云溪不由想起了云翎的教诲,蓦然回首,却早已看不见赤华山的踪迹,他心里陡然一沉,那一刻,云溪明白了自己要割舍什么。
    
        “赤华山是个颐养天年的好地方,连片沙漠可以隔开俗世纷扰”中途休息的时候秦墨渊拍着马背说道:“想必云门先人也正是因此才在此清修。”
    
        “云溪窃认为师父不是为隐居而呆在赤华山。”
    
         秦墨渊琢磨到云溪眼里的光笑起来:“因为‘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吗?”
    
        “先生说的不错,若以师尊的能力,要隐居于市井并非难事,他千里迢迢居于赤华山应是有其他的原因,或许种种人情世故,离得越远,才能看的越清。”
    
        “所以我方才说的是清修而非退隐。虽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但有能者即便是在争端中心,也能将局势进退看得一清二楚。在天启,一字之差说不定就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秦墨渊的话里有话让云溪已经猜到了几分话外之音,他心中暗自思忖却不由缄口,默然注视着秦墨渊灰色瞳孔里那深不可测的光,不禁对眼前这位长自己几岁的青年心生敬意。
    
        注意到云溪微变的表情,秦墨渊又笑了笑:“来日方长,不用想太多。出行前我卜了一卦,早知此行有变,却不知是此等际遇,陛下擢我江山阁学士的虚职,实为天启的太史令,每天俯仰之间所见的,一是史卷上的过去之事,二是卦上的未来之象。”云淡风清的话语被大漠的风沙喧扰得让人听不真切。秦墨渊仰起头,凝望着苍穹神色舒然:“帝都里可看不见这样清澈的天,我们所有人的命数都写在那,看得清轨迹却看不清终点。”
    
        帝都的太史令秦墨渊就这样旁若无人地仰望着看不见星迹的天幕,那些隐没在日光下的星辰他早已熟知,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过去。可是对于那些与他息息相关的人和自己的未来,他却只能雾里看花。几千年前当古风尘绝望的发现星象师无法真正测算自己的命运时,就有无数人和秦墨渊一样迷惘着。
    
        星野会因谁而改变?
    
        “对不起,失态了。难得离开天启一次,说了太多无用的话”当秦墨渊意识到自己的出神时,和煦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轻跃上马远眺着天边隐隐约约的山川轮廓,他舒了一口气:“云溪,日暮之前我们就能走出这里,后天这个时候我们也许就出云州了。”
    
        “原来这么快就出云州了”云溪重复着,眼里有些黯然。
    
        “云溪离开过云州吗?”
    
        “离开过”云溪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两年前去过宛州,那里是完全和云州不一样的地方,繁华得像梦境。”
    
        “梦境?”秦墨渊咀嚼着这个词“说的不错,眼前种种不过就是一个梦,只要铁骑踏过就分崩离析。”想到压境的禹离国军队,秦墨微微叹了口气。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万事都有始有终,什么都会有终结,也许不久安宁就会回来”很多年后当云溪重新回忆自己这时的话,他只是对着月光微微摇头,几许银丝垂下发髻,分外耀眼。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18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橘果 +187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qiqi格格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245768
精华: 0
发帖: 1064
橘果: 13067 颗
威望: 3224 点
光辉成就: 6 分
群组: 我手写我心
在线时间: 3093(时)
注册时间: 2009-08-02
最后登录: 2018-08-03
4  发表于: 2012-10-16  
  嗷 陌陌 我先为你马克下啊 你知道我的 我最近比较空虚 等会慢慢看 嗷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5  发表于: 2012-10-16  
出云(四)


    轻柔的声音从天幕飘落“云溪以后想要干什么呢?”一位妃色衣衫的少女正坐在云溪身旁看着他,眼含笑意,面靥若花。

      “我?” 他迟疑着

      少女的笑声荡漾开来,如春风般轻抚过每一寸草木。

      梦魇轻叠,云溪睁开眼睛,刺眼的光芒让双瞳有些许不适,他揉了揉眼睛站起来,四顾着周围的景色他方回过神喃喃自语:“因为快到宛州了,所以梦见你了吗?”

    这已是离开赤华山的第三天,当那些被苍松翠柏包裹着的丘陵在云溪背后越来越远时,他和秦墨渊走到了云州边界。而宛州,就在海的那一边。来往客船的风帆是不远处蓝色海岸上最生动的点缀。

    “过海到了宛州就可以走官道去帝都了,行程会快很多。届时……”秦墨渊忽然勒住了缰绳,环顾着空旷的四野。马蹄声在草地上空空回响,似那战前密集的鼓点,每一下都砸在战士绷紧的精神上。

    云溪的手已按在了观澜剑青铜色的剑鞘上,隐匿在草间的窸窣声暗藏杀机,只听得飒飒疾风把衣衫吹的猎猎。近了,云溪握紧了观澜,久远古剑的饰纹在他的手掌上留下了陌生而亲切的痕迹。缓缓抽出剑,清冷的光敛住了剑锋上毕露的锋芒,似遗世独立的智者居高临下,清绝之气溢满四野,一阵风在观澜出鞘的一刻若剑锋在低吟一般破空而来,吹的满地野草尽数俯首称臣。

    六道蛰伏的黑影暴露在风里,逼近着马上的二人。“散开”为首者一声令下,秦墨渊和云溪霎时陷入包围圈之中。

    刀剑相接的声音接踵而至,观澜首当其冲接住了冲过来的刀锋,云溪只觉得手里一沉,寒光停在了他项前三寸之处,咄咄逼人的刀刃正试图凭着霸气的刀法夺了他的性命。看出黑衣人的目的,在俯首侧身的须臾云溪反手一剑借着对手刀上的力量跃出十余步,退出了对手的攻击圈。

    对方不是普通人,停顿的间隙云溪如此断定。“是什么人?”他回首问几步之外的秦墨渊,却看见另一个黑衣人正冲向那手无寸铁的青年。小心二字还未说出口,一支箭便破空袭来,洞穿了秦墨渊身前敌人的胸膛,鲜红的血登时溅满秦墨渊的长袍。

    “云溪退后三步”秦墨渊的声音安之若素,不知何时他折了一片树叶在手上,叶笛声想起的刹那间所有的黑衣人都似塑竟然像一样停在原地,眼神涣散,除了嘴角不停的抽动再无其他表情。急起的音律带着沉重的杀意,让秦墨渊灰瞳中的光更加飘忽不定,扬在风中的长袖依旧儒雅却透出全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电光石火,云溪还未来得及舒口气,又是五支羽箭自天而降,带着呼啸的风声射穿了杀手们的胸膛。“看来我来的很巧”话音刚落,一双银翼掠过长空安然落在云溪和秦墨渊之间。

    他是一个羽人,约摸二十五六岁,身形颀长,银翼若云,略显消瘦的肩上背着一张嵌满银纹的墨漆弓,那张似被夜幕裹住的弓在一袭白衣的映衬下格外醒目。也许,他本就是从云端失足跌落的,连那双湛蓝的眼瞳都和天空一样旷远。

    “把我弄得一身血渍也是来得巧吗?”秦墨渊指着衣上的血渍打趣道。

    似是全然没有在意秦墨渊的抱怨,羽人淡淡说了句“让落南汀再为你做一套就是了。陛下担心你们路上遇到不测,特密令我前来。”他波澜不惊看着秦墨渊身边的云溪道:“在下是南羽的风隐烁,幸会。”

    “幸会”云溪收起剑作揖回礼“感谢风大人及时出手,在下是云翎的弟子云溪。”

    “想不到禹离国的死士追到了这里,我的行动应该只有天启的人知道,为何他们会知道?应该留个活口。”秦墨渊翻着黑衣人们的衣物说道。

    “你也知道他们是死士,禹离尚武,民风刚毅,宁死不降,我们问不出什么的。作为战士能死在战斗中也是一种归宿。”风隐烁望着横陈在地上的六具尸体,眼中闪过一丝怜悯。

    “那在我们的风世子感慨之后,可否回答我,若这些死士是假扮的,我们该如何?”

    风隐烁想起了什么眉间一动答道“若你想说他们是清阀盟的人,那就更问不出结果了,他们的人,比死士还要牙关紧。”

    秦墨渊拿着挂在腰坠上的星盘皱了皱眉“那不争论这个便是,左领事回朝了吗?这几天边境上如何了?”秦墨渊脸色凝重起来“最近天象很乱,破军时隐时现,连谷玄都不安分。”

    “青海公已经和禹方有了交锋了很快就会有结果的。也许,不久就会有场恶战。至于左领事,前些日子陛下派人去宁州索府探访,不见他踪迹,不知道那孩子又借着丁忧之名去哪里了。走吧,才至云州边界便有人拦截,以后的路也许更为艰险,而今该走何方?”风隐烁转头看着云溪,眼里出现几分试探意味。

    “云溪窃以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继续走这条路,既然此时的刺杀已失败,不管对方是谁,肯定会为防我们改道而在各路都埋下伏兵,与其在别处遇袭又浪费赶路的时辰,不如就此深入。”

    得到答复的风隐烁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展开双翼凌越苍空,天幕上又多了一个如鸢翱翔的身影,带着十五月圆的银光越飞越高。云溪却只听见秦墨渊在说:“鹤雪术能传到今天,他们风家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声清晰的叹息在他听来满是悲悯。

    历史之所以在延续,是因为有太多的人把血洒在了上面,凝固成了抹不去的痕迹。云溪记起了云翎手扎上的一句话,顿觉后脊微凉,不由自主握紧了观澜。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17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橘果 +175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6  发表于: 2012-10-16  
出云(五)

    天启城北不管何时都有种脱不去的萧索,一个墨色身影行于巷陌,看着冷清的街道,眉峰愈加紧锁。他渐渐紧握手中的药包,打开了一扇破败的门。正在炉子旁熬药的妇女看见来者强挤出了一个笑容,放下手中的活迎了上来。

    “顾大人的病可好些了?”来者问道。

    “哎,还是老样子,这些日子多谢陌先生”女子愁眉紧锁向来人作了一揖。

    “夫人客气了,这是我新抓的药,还有些银子,你和大人好好修养,过阵子子孑会再来探望的。”

    “自从家夫被排挤出朝廷,就人走茶凉了,昔日里交好的纷纷退避,陌先生还肯这么帮助我们夫妇,小女子感激不尽,怎敢再劳先生破费。”

    陌子孑执意将银子和药交到了女人手里“顾大人为官清廉,为百姓造福大家心中自是敬仰,若不是宛乾公他们从中设局,又怎会被罢官,夫人切莫灰心”

    “先生的好意苏璃心领,即便家夫病好,他胸中谋略也皆成空了,可怜他苦读一生,竟落得这般下场”苏璃回头看着简陋的内室,忍泪摇了摇头。

    “只要扳倒庸君奸佞,自会再见一片清明,还请夫人好好照顾顾大人。”

    苏璃一时被陌子孑的话说的愣住,她看着陌子孑眼中的星火忽觉手中的几服药如千斤重,她既是惊悸又是憧憬地点了点头“苏璃代家夫再次谢谢陌先生。”

    “夫人言重了,子孑还有他事,先告辞了,日后再来探访”陌子孑笑着摆了摆手退出了院子,合起那扇破败的门的时候,他默默为这户人家祈求平安。

    城北有太多这样的人家,他不可能一个个都接济,除非,由他来主宰这座城。陌子孑转过身看着整条萧索的巷子,闭上眼睛唱吸一口气,向巷子深处走去。

    老旧的门被打开的时候,带着深沉的吱呀声,陌子孑缓步走进了一座寻常的院落。在他踏进门得那一刻,一院花树皆淹没于黑暗里。他轻车熟路的在黑暗中前行,一步、两步、三步、踏到第二道门槛的时候,再次推开一扇不知年代的门,一股暖意扑面而来。

    屋子里的烛火渐次亮起来,一道屏风立于屋子中间,陌子孑理了理衣衫,向烛影曈曈之后的身影恭谨作揖“晚生子孑见过先生。”

    屏风后的人放下手中的茶盏,隔着屏风看着陌子孑绰绰的形象点了点头,一个掺了风雪的声音传来“今日你迟来一刻,是去给顾松一家送钱了吧。”

    “先生明鉴,顾大人旧疾未愈,这春寒还未过应多加调理,不知今日先生让子孑来何事。”

    “去西陆堵截秦墨渊的人失手了,风隐烁及时援助。”

    “先生本就料到此次刺杀难以成功,又为何为此挂怀。”

    “云翎没有出山,探子来报,秦墨渊接回的是一个年轻人,应是这些年云翎的收的徒弟。本来老夫担心的是云翎一旦回朝,必会察觉我们清阀盟蛰伏的人。当下,既然他未回来,对我们反而有利,而且……”

    陌子孑听着先生的话,嘴角渐浮出笑意“而且,说不定这位云翎的传人,会成为我们未来的助力。若依先生所说,这次的新学士也许是我们的转机。”

    “知年被派边疆,现下帝都的事务都系在你身上,辛苦了”先生自屏风后缓缓站起,走到陌子孑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要的是民心,子孑,我老了,时间不多了。现下那云门的年轻人不构成威胁,那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是什么?”

    “联系所有能成为同盟的人,给清阀盟足以撼动朝野的力量。”

    满堂烛影在陌子孑说话间微微颤了下“你说对了一点,还有,两位宗亲领事此时都不在帝都,是除去他们的最好时机,有他们在宗亲就还有民心。如不彻底颠覆这个朝堂制定新的朝纲,顾松那样的例子只会越来越多,被久压在权贵宗亲之下的众多寒士百姓要何以为家?”

    “子孑明白,寒士无以为家,我们清阀盟便无以为家,只是宗亲左领事索少傅、右领事青海公此二人,还是应从长计议。”陌子孑的脸上闪过一抹莫名的表情说道。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这几年在朝廷,取舍之间,辛苦你了。只不过当下局势既是如此,那芷赦明他们宗亲一派也要有动作了。”

    和天启城北的冷落恰成对比的是城东各家王侯府上的笙歌繁华,虽是一贫一富截然不同的两地,却同样有人在谋划大事。议事堂里精致的雕花家具掩盖不住在座人的凝重,当朝宛乾公芷赦明坐在主位上深深嗅了下点燃的安神香,听着大厅里其他人的话,老谋深算的脸上那如鹰一般的眼神里透出城府狠辣的光。

    “芷公您看,这次陛下未让宗亲子弟去江山阁里,是否是对他们寒门的提携?现下江山阁十一学士里,只有青海公、索少傅、落南汀、以及郡主四人是宗亲出身,除去风隐烁和秦墨渊二人,剩下五人皆为寒士起家。”一个中年宗亲皱着眉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另一个声音结果了话道“不仅如此,青海公和索少傅明显向寒门官员示好,步步退让,这等于是视我宗亲为无物。芷公,论身份论地位坐在宗亲左领事之位的应该是您,还请您为大家想想办法,在这样下去怕是过不了几年朝中便没了我们的地位。”

    不待芷赦明开口,他身后的屏风里便传来一个安之若素的声音“各位叔伯言重了,陛下虽未提拔宗亲之人,却也未从当朝寒士里举用,可见还是顾忌宗亲一脉。放眼朝野,统辖宗亲的诚然是青海公和索少傅,但三年来左领事因丁忧形同虚设,在这期间,父亲为宗亲所争取的利益是有目共睹的。既是和众位叔伯的利益紧密相连,家父必不会坐视宗亲衰败。”屏风后的女子抬手拢了拢头发,从容的神色未见一丝波澜“况那即将入朝的新学士究竟才能几何,我们并不知道。若是如秦墨渊一般自动选择不涉任何一派明哲保身便不足为虑,也有可能为我们所有,若是他投降寒门,那想必不用我们出手,也自有人会对付。”

    一席话如定心丸让议论纷纷的众人安静下来,一人走下坐席,向着屏风后的人作了一揖“郡主此言甚是,有郡主在江山阁里我等自然放心,只是世事难测,来日在江山阁还有劳郡主挂心,以后我们还要仰仗郡主在陛下面前美言。”

    屏风后的倩影闻言顿了片刻巧笑道:“这话说的早了,现在还不是时机,此刻我一人能为芷家所带来的价值还未到最大,等到了时候,定不负各位叔伯的希望。”

    “既然都已说清,那今日遍散了,当下的重点还是在培植羽翼。至于那个即将入朝的新学士,等见了他的面再分晓。近日来朝内又变,还望各位有所收敛小心行事。”芷赦明正色说着站起身,看着其他人依次退出大堂面上浮起一抹冷笑。

    他转身回到自己座位拨弄起了香炉下的香灰说道“看来此次配置的安神香还不足以安定他们的心啊,我们手里要更多的权力。”

    自屏风后走出的锦衣女子低眉又取出了一支香点上,香烟袅袅间只听得芷赦明在说“刚才说的的确不错,青儿你这几年越发长进了。”

    “父亲谬赞,女儿只是为了生存下去。”

    “只是这时机一说并不是你逃避的借口,究竟是不是时机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别的为父便不多说了,好自为之。”芷赦明抬眼看了看女儿,眼神如闪电般直刺她心底。

    “青儿谨记。”她低下头收敛笑容,声音格外恭敬。
清空我的评分动态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共2条评分记录
傏朝栗孒 威望 +23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傏朝栗孒 橘果 +233 2012-10-18 感谢分享,加分鼓励
隐藏评分记录
琅华 离线
级别: 神

UID: 355461
精华: 3
发帖: 8151
橘果: 2656 颗
威望: 25790 点
光辉成就: 33 分
群组: 橘林妙笔
在线时间: 4921(时)
注册时间: 2010-03-05
最后登录: 2016-09-03
7  发表于: 2012-10-17  
表示留爪慢慢看。阿格早就说起过你的九州同人了。

突然想起,词作,对不住你,那江湖词N年了,还没给唱出来。表示有空一定找妹纸唱出来。



楼主留言:
没事 我觉得那货差不多现在算是黑历史了。。。让它消散了也没事。。。。
njblue0707 离线
级别: 橘园贵宾

UID: 204172
精华: 3
发帖: 10174
橘果: 10765 颗
威望: 29276 点
光辉成就: 25 分
群组: 就爱P图
在线时间: 3871(时)
注册时间: 2009-06-03
最后登录: 2015-12-31
8  发表于: 2012-10-17  
古代架空,嗯,是偶的菜啊。。表示先围观一下
陌南央 离线
级别: 橘园作者

UID: 587198
精华: 1
发帖: 212
橘果: 15767 颗
威望: 3461 点
光辉成就: 2 分
群组: 橘色
在线时间: 418(时)
注册时间: 2012-10-15
最后登录: 2017-09-07
9  发表于: 2012-10-17  
回 4楼(qiqi格格) 的帖子
妞 你的头像好销魂QAQ 我今天带熊孩子去秋游半条命没了。。。。
[ 此帖被傏朝栗孒在2013-01-06 02:42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本论坛的名字是什么? 正确答案:橘园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