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主题 : 长风尽 作者:摸摸鱼(古言,更新至第三章)
摸摸鱼 离线
级别: 吟游仙子
UID: 626232
精华: 0
发帖: 5
橘果: 15 颗
威望: 11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16-09-29
最后登录: 2017-08-27
0  发表于: 2016-10-01  
来源于 古代架空 分类

长风尽 作者:摸摸鱼(古言,更新至第三章)


id:摸摸鱼
开通小说连载时间:2016年10月1日 
文章题目:长风尽 
文案:
 →_→写不出文案。
目录:
第一章 0楼
第二章 1楼
第三章 3楼
(待更新)
【第一章】
  风卷着尘沙如同刀刃一刀一刀往人身上割。

  在城墙上,万千军士齐聚城下,他一袭墨黑的战袍,黑发融入夜色以一种遒劲的力道张扬地在风中飞舞开来。眸如星辰,眉融山岳,是大晋百姓口耳相传的俊美将军。

  他不用面具遮掩面目,他不在乎外表过分美艳遭人蔑视,因为只要站在他面前,就会感受到他的美里有一种不同寻常的狂气。

  仿佛妖物,一眼便可毙命。

  他扯着她的头发,眼底染着一抹血气,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让人发寒的暴戾。那种感觉比深冬的风雪更让人胆怯。

  她跪在他面前,他用染满鲜血的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迫使她跪下,跪在所有将士面前,蓬头垢面,就像一只落难的狗。

  “你要知道,你的命是我捡回来的,你是我的,我要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他的眸光一锐,目光一旋,在墙垣边角的一具已经冷透了的女人的尸体上落定了,“我要你看着你的族人死,你就只能看着,哪怕动一个手指头都不行。”

  “……”她紧咬着牙,在发抖,但是没有吭声,也没有屈服的意思。

  他把她的头抬起来,捏紧她的下巴,目光尖锐地瞪视她,嘴角的笑容阴鸷而凛冽,“我讨厌你这种眼神。不要再有下次,下次我一定会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她望着他,声音被扯散在风里,她说,“让我死吧。”

  “你这么想死是吗?我不会如你所愿的。”他松开捏着她下巴的手,然后淡淡起身,“拉下去,喂饱了再带去行刑场,让她多看几种死法。”

  周围没有人敢说话,全都是凛冽的风声,销魂刺骨。

  如果不是在两年前亲自带了贺礼去了这两个人的喜宴,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他们是夫妻。是的,将军娶了这个出身胡族的女人,是有名有份的正室,但他们之间却似乎从来没有夫妻情分。

  这一次大晋与胡族撕破脸皮,边疆战火,将军直接带着夫人前往边关迎敌。旁人看着以为两个人情谊深厚,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晓得,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薄得像一张纸,甚至不如。

  夫人只是给手无缚鸡之力的胡族妇人一碗热粥,就被拉到众将士面前当罪人羞辱。将军眼里的不是情意,是杀气。两个人看起来就好像可以上战场厮杀几回的仇敌。

  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成为夫妻,也没有人敢探究他们的过去。

  因为那个被称为大晋神将的将军耳朵容不得沙子,听到一次,死的人不止一个。

  “啪。”的一声脆响,雁长风从梦中惊醒,背后一排冷汗,唇色发白。

  燕律已经死了三个月,可是每天晚上她都能够在梦里梦见城墙上的情景,清楚到连他眼睛里的目光都能够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重现好几遍。

  那种阴冷,那种狠绝。从他面前被带下去之后,她被硬灌了很多食物,几乎一边吃一边吐。吐完了再被带去刑场看被活捉的胡族将士被处死,死法各不相同,血色染满了她的眼睛,但是她吐不出来了。

  当时她觉得,受不了了,死了干脆。

  可是她还是活着,老天爷似乎一直都不想让她死。

  但是,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她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不是梦见死去的胡族人,就是梦见燕律那双妖气冲天又骇人的眼睛。所以她总是睡得很浅,很轻易就能醒过来。


[ 此帖被摸摸鱼在2016-10-02 10:25重新编辑 ]
图片:长风尽封面1.gif
摸摸鱼 离线
级别: 吟游仙子
UID: 626232
精华: 0
发帖: 5
橘果: 15 颗
威望: 11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16-09-29
最后登录: 2017-08-27
1  发表于: 2016-10-01  
【第二章】
  把纨扇掉在地上的婢女发现自己吵醒了她,连忙过来跪下,“夫人,奴婢手拙惊扰了夫人休息,愿受夫人责罚。”
  
  雁长风笑了笑,这丫头凤蝶是刚来将军府不久的,只听闻过将军残酷无情,法令如山。却不知道将军夫人出身胡族,地位卑贱,平时从不责罚下人。
  
  其实,只要那些人不想着骑到她头上去,她已经觉得是一种万幸。
  
  但是,已经醒了,就没办法再睡回去。窗外的天色才蒙蒙亮,天边染了一抹微暖的黄色,云很稀薄,风轻且凉。
  
  她坐在院子里,凤蝶泡了一壶茶端上来,她一边喝一边想事情。把出生到现在的事情都理了一遍,然后再想未来将会如何,她要何处安身。可是她想不明白。
  
  她的父亲是胡族大将,在她年幼的时候,胡族铁蹄曾经侵占大晋近半国土,大晋国君昏庸懦弱并不抵抗。那段时间胡族威风凛凛,自立国号为金。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父亲的铁蹄踏过了燕律的家乡,焚尽他家的屋舍,杀了他几乎所有亲人。他的姑母是大晋国君不太宠爱的妃子,当时倾尽全力才恳求到皇帝派兵前往康城御敌。
  
  但是,最终只救出来被塞进马厩茅草堆里的燕律。
  
  所以他对胡族的恨是生在骨头里的,抹不掉的。
  
  后来,她长到十二岁,金国第一代国君死了,继承者为了抢夺皇位抢得整个朝廷都散了。原本胡族里大多都是一介莽夫,懂打仗却不懂治国,金国的根基从来都没有稳固过。
  
  在这个时候,大晋出了一个少年将才,势如破竹,一路过关斩将夺回大片城池,这个人就是燕律。
  
  当时她的父亲已经老了,长期饮酒体力衰退得更加迅猛,最后死在战场上。她被父亲属下救走,却遭遇敌军,最后她唯一记得的就是,燕律骑在一匹鬃毛烈马上,睨着眼睛,仿佛神祗又仿佛修罗一样地看着她。
  
  当时她就有一种预感,这个男人将会带她走向地狱。
  
  燕律杀掉父亲的属下却没有杀她,他把她带回他的府邸,坐在他至高无上的位置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时候他十七岁,杀气还没那么浓烈,有一种狂傲,还有一种恨意,“你是雁靖的女儿?”
  
  “……”她没有说话,突如其来的战争和死亡让她无法思考。
  
  “他已经被我杀了。”他笑,那种轻狂的笑,他拿过桌上放的那柄刀,放在眼前来回看了几遍,语调轻慢,“我用这柄刀杀的。”
  
  “……”她感觉到脑袋胀痛,心里发苦,眼睛里染了一抹火光,灼灼地朝燕律瞪过去。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他不生气,反而觉得十分满意,他笑,“对,我就是要看你这个表情。”
  
  “……”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了你吗?”
  
  “……”
  
  “因为我要你看着胡族被大晋兵马蹂躏,我要看你生不如死。”
  
  燕律曾经目光阴冷地瞪着她,沉声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而是带着仇恨活下去。特别是你明明恨得要杀掉我,却永远杀不掉我。”
  
  “……”
  
  “看到你这么痛苦,我真的很高兴。”他会笑起来,然后又很快恢复沉寂。
  
  其实雁长风心里一直都很清楚,燕律根本不快乐。他说复仇杀人让他畅快,可是他的笑容永远浮在表面上,到不了心里。
  
  长达三年的折磨之后,他忽然说要和她成亲,请柬一一发出去,大红的灯笼挂满了崭新的将军府。
  
  她没有权利说不,她只是她的玩物。
  
  他说过,她还有很多家人朋友还在遥远的荒漠深处,如果她不服从,他会杀掉更多人。也许是她失散的母亲,或者哥哥姐姐弟弟妹妹。有时候她甚至想不起他们的模样,可是她觉得那是她唯一的希望和寄托。
  
  所以,她连死的机会都没有。
  
  她得活着,可是活得不像个人。
[ 此帖被摸摸鱼在2016-10-01 23:49重新编辑 ]
柳下笙歌 离线
级别: 橘园发书组

UID: 613210
精华: 5
发帖: 60565
橘果: 7557 颗
威望: 59282 点
光辉成就: 8 分
群组: 色色女当道
在线时间: 7432(时)
注册时间: 2014-11-13
最后登录: 2018-07-16
2  发表于: 2016-10-02  
整一个虐恋啊 拖着瑜伽垫等着更新 加油
摸摸鱼 离线
级别: 吟游仙子
UID: 626232
精华: 0
发帖: 5
橘果: 15 颗
威望: 11 点
光辉成就: 0 分
在线时间: 3(时)
注册时间: 2016-09-29
最后登录: 2017-08-27
3  发表于: 2016-10-02  
【3】
  这种可怕的折磨一直持续到三个月前,大晋和胡族的最后一场战役,在地势复杂易守难攻的节城,那是胡族守卫着的最后一座繁华的城池,是几国通商要道。
  
  胡族新上位一员悍将邢棘,手下都是不怕死的死士,锐不可当。
  
  燕律死前的那一天,在营帐内摆了一桌好菜,让人带她过来。
  
  她坐在他面前,没有动筷子。她天天做噩梦,看到食物就想吐,整个人已经瘦得只剩下皮囊。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
  
  可是他却好像毫无知觉,“说不定吃完这顿就没有下一顿了,吃吧。”
  
  她没听燕律嘴里说过丧气的话,但是今天他这样是说了。所以她也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局势的不容乐观。
  
  可是对于她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胡族胜利,代表她也许可以回家。
  
  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燕律的眸光瞬间一凉,一把捏住她的脸,几乎想要掐进她骨头里去,“我告诉你,如果我死了,你也得给我陪葬!我绝对不会让你好好活着。”
  
  雁长风笑了,眼睛微微眯起来,她很久没有笑过了,“可以。”只要你死了就好。
  
  他紧紧捏住她的脸,阴狠的力道一点点软下去。他想杀了这个女人,从五年前开始每一天都在想杀了她。
  
  他知道她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她无数次在夜里拿匕首抵住他的咽喉,被他发现之后他让人把她拖下去在冷水里泡一整天。然后她会大病一场,话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懒得抵抗。
  
  就好像是一具会走路会说话的尸体。
  
  雁长风设想过燕律的死法,想过无数次。也许是被万箭穿心,或者被对方将领一刀砍断脖子,又或者被活捉凌迟处死。
  
  但是她没想到,他会替她挨下一刀。
  
  当时她冲出营帐,奔向战场,她想死在乱刀之下。一个杀红了眼的军人挥刀朝她坎过来,她刚要闭上眼睛,眼前就飞溅出凌乱的血色。她看见他的鲜血从左肩喷溅出来,熟悉的血腥气,他眉头都不皱一下,回身砍下了对方的头颅。
  
  然后她被他手下的将士强行带离战场了。
  
  她不知道最后他是怎么死的,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他的死终究和她是有关系的。他居然救了她。
  
  她还记得她被带走的时候,他咬牙切齿对她说的那句话,“雁长风,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然后,就像浮华一梦那般的,这个男人,带着长久的战争和杀戮,离开了。
  
  她的世界恢复宁静,可是她没有感觉到自由。
  
  她仿佛有种预感,一张网正在打开,安逸对她来说是奢侈,她的人生只会更加动荡。而燕律,就好像从未离去那般盘旋在她的梦里,从来不曾离去。
描述
快速回复

【温馨提示】请认真回帖,禁止纯表情、纯数字、纯复制等水帖!请勿套用“谢谢楼主”、“抱走”、“完结没有”等无意义的回复!每个帖内连续回复请勿多于3帖,每个版面连续回复请勿多于10帖!除茶馆外其他版面请勿版聊,回帖请与主题相关。
验证问题:
《步步惊心》的作者是谁? 正确答案:桐华
按"Ctrl+Enter"直接提交